top of page
搜尋

【新聞稿】學生輔導法黨團協商,學團 EdYouth 提訴求呼籲修法應以學生為核心

《學生輔導法》業於本周一(7/8)完成教文委員會初審,並將於明(7/11)日進行協商。學生團體 EdYouth 長期關注學生校園及社會處境,並於今(2024)年發布《校園心輔政策白皮書》、《108課綱觀察報告》強調學校輔導系統與支持之重要性。EdYouth 針對學生輔導法後續黨團協商,提出專輔人力師生比提升、落實醫療自主權及開放兒少通訊諮商等主張,望修法確實考量學生需求,落實《學生輔導法》以學生為核心之精神。


EdYouth 認為,本次《學生輔導法》修法方向,有數個值得讚許之處,包含:第五條輔導諮詢會納入學生代表、第五條之一闡明應顧及兒童及少年的最佳利益、第六條將三級輔導的文字由階段改為以工作方法及目標區分、第十條及第十一條下修輔導人力生師比、第十二條將大專教職員工均納入推動輔導工作的成員等。此外,EdYouth 倡議的輔導空間盤點、建立線上輔導諮商預約系統等,也被納入修法的附帶決議中。


在大專校院輔導人力方面,EdYouth 肯定教育部提供專案計畫,讓多所大學現今已實質將輔導人力比下修至1:900,然而在實際的教學現場中,仍有學生要苦等逾一個月才能夠得到學校的諮商服務,顯見1:900的人力比仍然不足,應至少下修比例至1:800,較能回應現場需求。除此之外,教育部亦應提供更多校外資源連結的機會,如學生諮商補助,讓學生在夜間、假日也都能近用諮商資源,能幫助自己的心理健康。


在國中小方面,EdYouth 贊同下修國中小專輔教師人力比,但在小教部分,如何補齊 2088 名專輔教師缺額,需要更細緻的討論。此外,教師對學生的影響甚鉅,尤其在國小,學生們在尚未能完全判斷老師所言是否合理,易在感受到不適時先選擇服從,而不知是否該和其他大人討論、如何討論,應慎重考慮專業訓練和把關機制的建立。另外,EdYouth認為,若專任輔導教師兼任輔導主任之行政職務,應補足人力,始能維持學校實質的輔導量能。


另外,EdYouth 的調查中發現,有 37.25% 的學生擔心同學知道自身狀況,29.65% 的學生擔心其他老師知道,並有 21.67% 的學生提出空間隱蔽性不足等問題,顯見學生需要適當的空間和隱私,在教師的保密和晤談空間建置上,仍有努力空間。《學生輔導法》中,若能強調輔導專業倫理,將有助提醒教師保密、不歧視等原則,更有助學生揭露困擾。EdYouth 指出,學生若要在學校能安心生活,不能僅依賴專輔教師,更仰賴一般教師的形象建立,以及學校總體發展性輔導的長期推動。


在醫療自主權部分,EdYouth 曾透過問卷探查學生對學校輔導沒有信任的原因,有 35.74% 的學生擔心家人知道。現送出委員會之草案,學生同意後,學校仍須召開個案會議,始得在未經法定代理人同意下執行輔導諮商業務的做法。EdYouth 指出此作法將會耗損不少行政成本,更可能延宕學生取得資源的時間。若要實質承接學生,在專輔人員遵守倫理規範的前提下,即應優先考量兒少最佳利益和專業判斷。另外,若增訂「得不受心理師法第十九條規定之限制」即肯認《心理師法》第 19 條第 2 項並非取得個案或法定代理人之同意即可,而為「只要個案未成年,即應取得法定代理人同意」,與衛福部所稱「未限縮解釋」不合,亦有害兒少醫療自主權的落實。


在非都市地區,身心科、諮商所不若都市中密集,學生若要通勤尋求心理資源,是相當大的求助阻礙。學生若在校內求助,另會受到上課時間不方便離班晤談、中午沒有時間等問題。EdYouth 認為,若學生同意,並有適合的場地、設備可以進行,年齡應非不得行通訊諮商之理由,現行《心理師執行通訊心理諮商業務核准作業參考原則》應予修正,回歸專業判斷得否通訊諮商。


最後,EdYouth 呼籲權責機關勿再逃避學生自傷、自殺結構性因素之議題。教育部及衛福部應儘速展開跨部會合作,邀集專家共思如何進行相關研究,以回應跨黨派立委及民間團體擔憂。同時,教育部亦應注意自殺身亡個案之輔導教師為專業遺族,應給予其適度彈性,及相應之生活、工作支持,回顧過程中做得好的地方,逐步重建其專業自信,有能量回到校園繼續以專業守護學生。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